GOLD MANTIS LAW FRIM

上海金螳螂律师事务所

套路贷案件司法实务探析
来源: | 作者:上海金螳螂律师事务所 董飞 | 发布时间: 450天前 | 620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大数据观察



以上数据来源于笔者从无讼案例的检索,共检索到与“套路贷”有关的案件32件(截至2018年1月29日)(如图一)。其中上海市共19件,上诉案件14件,上诉率高达73.68%。通过对32例案件进行综合分析,笔者发现:在关键词方面,与“套路贷”有关的关键词绝大部分为民间借贷和借贷;在法院审判层级方面,中级人民法院占比很大,达71.88%,目前不存在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案例;在地域方面,上海市“套路贷”案件位列第一,超过全国其他法院案件之和;在案件类型方面,民事案件占绝大多数,32个案件中刑事案件只有一例;在裁判年份方面,只存在于2017年。
由此,我们大致可以得出:“套路贷”案件是一种新型案件,集中爆发于2017年,主要发生于上海、江苏等经济发达地区,案件多涉及到民间借贷,从而引起大量的民事纠纷案件。并且,在一审判决、裁定结束后,上诉比重较大。以下,本文将以案例最多的上海市为研究对象,将其在整个2017年做出的19个案例判决及裁定进行全面剖析。

二、套路贷的内涵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以“违约金”“保证金”“行业规矩”等各种名义骗取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阴阳借款合同或者房产抵押合同等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各类合同,制造银行流水痕迹,制造各种借口单方面认定被害人“违约”并要求“偿还”虚高借款,在被害人无力“偿还”的情况下,进而通过讨债或者利用其制造的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证据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等各种手段向被害人或其近亲属施压,以实现侵占被害人或其近亲属合法财产的目的。
此概念来源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市公安局于2017年10月25日发布的《关于本市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工作意见》。从此概念中,我们可以看出,上海市对套路贷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认定:
(1)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骗取被害人签订不利于被害人的各类合同
(2)制造银行流水痕迹
(3)制造借口单方面认定被害人“违约”并要求“偿还”虚高借款
(4)被害人无力偿债,进行讨债或利用优势证据提起诉讼
(5)以侵占被害人及其近亲属合法财产为目的


三、套路贷的一般流程
套路贷骗局通常有三步。

第一步∶签订虚高合同。犯罪嫌疑人以“小额贷款公司”或“典当公司”名义与被害人签订借款合同,制造民间借贷假象。随后以行规、“违约金”、“保证金”等各种名目骗取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阴阳合同”及房产抵押合同、房地产买卖合同等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合同或欠条。如根据图七,甲向乙借款20万元,乙却让甲在借条上写上40万元,说多出的20万元是“行业规矩”或“保证金”。此时骗子最常见的话术是“不会真让你还这么多,按期还就没事”。

第二步:“伪造”银行流水。借款人签下欠条之后,“小额贷款公司”会哄骗借款人前往银行转账取款并拿走现金,留下银行流水作为证据。如在图七中,乙同甲一起到银行转账,乙先将40万元转入甲账户,接着让甲将40万取出并拿走其中的20万元,而甲却没有拿到还款单。最后甲实际到手的钱只有20万元,但是银行流水却显示有40万元进账.
因法律在处理民间借贷纠纷时,不仅要审查双方的借据和收条,还要审查是否有借贷资金的流动,即银行的借贷资金存取行为。很多“套路贷”的放贷人为此会通过银行存(汇)款取款活动制造虚假的银行流水,从而使得一些“套路贷”获得法院判决的支持。

第三步:“平账”。也是在这一步,原本的账务可能膨胀几十倍。犯罪嫌疑人利用事先设计的违约套路致使被害人违约(如玩假失踪),要求被害人立即偿还“虚高借款”。一旦借款人违约,“借贷公司就会用“平账的方式解决。“平账"即由另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偿还第一家公司的钱,借款人再签下更高额的欠款合同。如图七中甲向丙借款八十万元用于偿还对乙欠款40万元。其中还会重复第二步“伪造”银行流水的过程。

在陷入套路贷之后,受害方往往希望通过司法手段惩治“套路贷”,维护自身权益。但法律讲究的是证据,而不是每个人口中的事实。非法的小额贷款公司,会以特定员工的个人名义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这样借款合同就会以自然人之间的普通借贷的形式存在,刻意的违法犯罪行为就被伪装成了“民间借贷纠纷”。通常法院在审理民间借贷案件时,认定借贷关系是否成立的主要证据就是借条和银行流水。而此时犯罪嫌疑人所提供的证据链条就是如此完备——借条,银行流水,甚至可以要求调取当事人提款的视频监控。而借款人却往往不懂得保留证据。这就使得被害人以“套路贷”主张权益维护得不到法院的支持。

四、司法案例研究
通过检索,笔者共发现上海市法院在2017年判决与“套路贷”有关的案件共计19件,其中一个案件是与案件管辖有关的裁定,五个是有关房屋买卖的纠纷。除此六个案件,笔者对剩下13个案件以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区分进行以下分析:
(一)民事案件裁判观点
1.对借款方观点不予支持的论点:
(1)出借方将资金转至借款人账户时,借款人便具有了自由处分权。若借款方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借款方依出借方指示将资金转到指定账户或者取出现金交于出借方,则借款方主张并未收到借款将得不到法院支持。(共4例)
裁判案例:上海融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李韵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1民终10504号)(裁判日期:2017-10-23);魏燕与杨贞贞、杨惠华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2民终4202号 )(裁判日期:2017-8-1);朱洪强与王礽佶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104民初21209号 )(裁判日期:2017-11-3)(笔者注:划线代表案件于上海市公检法文件出台后的判决);孙荣发诉王振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1民终9971号 )(裁判日期:2017-10-18)。

(2)借款人无法提供关于出借人等人涉及“套路贷”情况的指控材料和公安部门立案材料。(共3例)
裁判案例:上海无印报关有限公司与江君华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2民终10625号)(裁判日期:2017-12-4);魏燕与杨贞贞、杨惠华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2民终4202号 )(裁判日期:2017-8-1);杨吉龙与陈凤亮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2民终5912号 )(裁判日期:2017-7-20)。

2.对借款方观点予以支持的论点:
(1)在公安机关已经立案的情形下,法院一般如此判决: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于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本案有疑似“套路贷”之犯罪嫌疑,故应当移送公安机关审查处理。原告(笔者注:出借人)的起诉,本院予以驳回。(共5例)
裁判案例:水田诉张银芳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案号:(2017)沪01民终8898号)(裁判日期:2017-11-10);关思齐诉黄文德抵押权纠纷案(案号:(2017)沪01民终8763号 )(裁判日期:2017-11-10);

(2)当事人未向公安机关报案,法院如此判决的案例:
徐大顺与何炳龙、何安英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7)沪0101民初5712号 )(裁判日期:2017-11-27);解鸣杰与杨吉龙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案号:(2016)沪0106民初25109号 )(裁判日期:2017-10-18);顾麒麟与郭厚强民间借贷纠纷案(案号:(2016)沪02民终8684号 )(裁判日期:2017-9-29);

(二)刑事案件裁判观点
法院观点:根据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可以看出,马某某将房款汇入杭某某银行账户后,钱款就于当日或次日从杭某某账户内以现金方式取款,直至2015年10月,杭某某将钱款5.2万元、90万元汇入瞿琪奇后其本人银行账户已所剩无几。瞿琪奇让杭某某先后书写共计90万元的欠条以此对应银行流水,但杭某某的90万元债务发生是在卖房过程中,其已拿到部分卖房款,被害人没有继续向瞿琪奇借款的必要和理由。综上,本院认为,瞿琪奇通过银行走账虚构债务,即为瞿琪奇等人实施的套路诈骗行为。
裁判案例:瞿琪奇、应隽等诈骗案(案号:(2017)沪0113刑初1232号 )(裁判日期:2017-8-28)

(三)小结
 上述案件中,刑事案件只有一例,其他均为民事案件。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民事案件中,有5例是法院对借款人“套路贷”主张予以支持的论点,并且5例均为移送公安机关审查处理,也即转化为刑事案件的可能性极大。并且5例中有3例是发生在上海市公检法关于套路贷的文件出台之后,因此该文件应会继续对上海市法院的审判思路产生影响,“套路贷”案件刑事案件的比重有可能在2018年提升很大比重。
从法院判决思路上看,法院不支持借款方套路贷主张的观点主要为两种:(1)借款方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借款方依出借方指示将资金转到指定账户或者取出现金交于出借方(2)借款人无法提供关于出借人等人涉及“套路贷”情况的指控材料和公安部门立案材料。因此,在具体办案中,若要主张“套路贷”相关罪名的成立,就务必要做好相关证据材料的收集工作,并及时到公安机关报案。